公司终于放假了,我迫不及待地打点好行囊,踏上了归程。很快就能见到≡我朝思暮想的家人,特别是我最最亲爱的宝宝,都一年没见他们了,想到这儿,我不由♂得加快了脚步,恨不得飞回那个生我养我的小山庄。因为对我▲们打工族来说,全家人能在一起吃顿团圆饭,过个团圆年就是一年中最幸福的事了。
  近日,武汉疫情∑ 泛滥,波及全国,我那个小山村山清水秀▂,村民大多守家爱家,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也自得其乐。近几年虽有少数年轻人外出打@工,大多也△都在周边地区,出远门的也仅是寥寥几个。我记事以来,诸如“非典”,“地震”、“猪瘟”、“鸡瘟”……从来的从来,都未曾波及过我们,所以虽然ξ 村子“养在深闺人未识”,我还是非常热爱她的。
  一路颠簸,经过一道道关卡,测体温、消毒,询问,一路♀上很不耐烦,回到村口,首先写着“群防群控 打赢防疫阻击战”字样的大幅标语映入眼帘,村口有几个戴着口罩和红袖章的值班人员,领队正是本村支书“好书记”。
  我提着大包小包走到卡点,还没︼等我开口,“好书记”就热情地打招呼:“回来过年了?你爸妈都念叨你好多次了,登个记,赶快回家团圆∮吧!”他这句亲切的乡音把我一路的烦恼扫了个精光。
  满怀喜悦地到了村里,看过父母,又去拜访ㄨ姑伯叔侄,偶尔碰到村里人,都热情地和我打招▃呼,好不开心。对“好”书记也心存感激,觉得他真有人情味,是个大家喜欢的书记。
  看完娘╱家人,该回婆家了。想着马上就能见到心爱的宝宝,我的心激动得狂跳起来,不到二里的路,我走得飞快。
  一到村口,同样是巨幅标语首先映入眼帘:“带病回家就是不孝子女”“你回家,不是探亲是要命!”。一看∏这霸气的标语,自己先心虚了几分,但还是心有不甘,必竟好不容易回家了,哪有到家门口了不进家门的?更何况,公公婆婆辛辛苦苦照顾着一家老小,还帮着带孩子,无论如何也得回家过个团圆年,再说宝宝还不到两岁,总不能不让孩子见妈妈吧?于是,快走几步迎上去,满脸带笑〗地请求放行。带队的是郝书记,说什么也不让进村,十八般武艺都拿出来,先是好言好语磨缠,再是说他◣不尽人情、不给面子,甚至把他拽到旁边,把带给大伯子的香烟贡上……然而郝书记只认死理、丝毫不↑为所动。两条路供选择■:1,哪来的回哪去。2,接受村上安排,统一隔离ㄨ够14天,再回家。眼巴巴看着家门不能进,快∞恨死郝书记了。
  迫于无奈,被安排在村外刚修好的避暑山庄统一隔离。第三天,咳嗽发烧被120接走,不幸感染新冠状病毒肺炎。几天〇后父母、大伯、姑妈也接二连三被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。追根溯源,太大意了,一家人采取防护措施不力,被一个从武◆汉打工(还说自己是从菲律宾回来的)回来的邻居给↙染上的,这时一向安全静谧的五百多口人的小村阴云密↓布,人心惶惶,多人确诊,一百五▓十多人医学观察,全村居家隔离。这时候那个恨呀,悔呀,真想一头撞死。
  回头看前几天恨之入骨、骂他八辈祖宗的郝书♀记,因为他㊣ 的铁面无私、刀枪不入,整个村安然无恙,所有的危险因素都被他黑着个脸挡在村外。曾经被村民指责、谩骂、不被理解,关键时刻忒有主意的郝书★记,这时候我是真正打心底喜欢上他了!
 
  作者:杨俊娥